美国无需害怕以中国为核心的世界格局


经过四十多年的经济改革和民族复兴,中国仍处于起步阶段。 经济增长在短短几年之前就已经出现,2017年重新形成,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达到6.9%,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甚至超过了中国的预期。 与此同时,解放军日益成熟,中国海军又推出了第一艘中国航母。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签字外交政策纲要“一带一路”倡议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其中包括英国乃至加拿大等长期以来的美国盟友。

不久之前,美国是世界无可争议的领导者。 根据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上周公布的新的“美国国防战略”,现在我们应该进入又一个“大国”竞争时期,俄罗斯和中国取代了那些不太可信的20世纪90年代竞争国家,即欧洲和日本。 俄罗斯没有经济前景,没有新思维,不到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和国防开支的十二分之一,可以安全地被美国全球战略家(即使不是弱势邻国)所忽视。

中国而是另一回事。中国可以说毫不含糊地是21世纪美国在现实中的大国对手。

习近平接受了他作为一个新的中国领导的世界秩序领导人的脚本角色。 他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21世纪多边合作的愿景,是20世纪的民族主义军国主义观念。 “习近平思想”的核心是,假设在一个大国对立的世界中,中国是那一个将获得胜利的大国。 习近平和他的纲领的问题是,大国的对立难以实现。 中国人宁愿去美国上学,也不会去入侵美国的。

大国之间的和平



习近平在2015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中,不遗余力地表示要“建设一种新型的国际关系,双赢合作,共同创造人类未来共同体”。而他打算实现这一目标方式,是 通过建立“各国平等对待的伙伴关系”。中俄的直接对话,更是传达了一个“不会让美国来发号施令”的信息。 俄罗斯总统普京更直接地说,在2007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他谴责“存在一个主宰,一个主权的单极世界”的存在 - 美国。

“主权平等”的呼吁是中俄官方外交政策学说的标准。 在二○一六年的联合声明中,中俄两国主张“不干涉内政或外交事务的原则”,来自中俄两国的人士很难认真对待这样的言论。 俄罗斯是一个内部脆弱的国家,通过抓住每一个机会来炫耀自己的力量,掩盖自己的弱点。 但中国在内部和外部都要强大得多。 中国也许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坚持与美国主权平等并使之在全球范围内坚持的国家。 但是它会想要这样做吗?

与俄罗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深深融入以美国为中心的经济,教育和科技网络。 二十一世纪的关键数字价值链将硅谷的科技巨头和风险投资家连接到中国南部深圳等地的低工资装配和高利润创新者:称之为卡利奇那(Calichina)。 iPhone在中国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但它所支持的在线生态系统是中国到2020年创造创新驱动型经济计划的核心。中国不与美国的技术领先地位竞争。 中国更加希望分享。

年轻的思想“美国制造”



1868年,中国首次进驻西方的外交使团在北京东部约6000英里的旧金山登陆。 不同于现在,现在的中国比起其他西方世界更接近美国。 令人惊讶的是,那次访问的领导人是当时美国派出代表的安森·伯林盖姆。 那么现在呢,中国呢就是把目光投向了美国,而不是欧洲,希望能领导外交。

中国国际事务作家阎学通,秦亚青,赵廷阳认为,中国将会领导出更加道德,更人道的全球秩序。 就像习近平本人一样,他们都是在朝鲜战争时期中出生的,可能更准确地称之为中美战争(我们说的抗美援朝)。 像习近平一样,他们从竞争的角度看待中美关系并不奇怪。 但今天,新一代的中国知识分子生活在旧金山的和在北京的一样多。

目前有近35万中国儿童在美留学(包括直到最近还包括习近平的女儿),中国似乎不大可能在近期内攻击美国及其政治经济体系。 恰恰相反。 作为美国主要大学的主要捐助者,以及临盆时在加利福尼亚州生产的游客,中国精英正在尽可能快速地进入美国的体系。

中国有潜力创造一个以自身为中心的世界新秩序这个命题,是基于假设它的下一代或者两代能将继续保持今天的快速增长。 尽管这个假设可能是大胆的,但并不像中国的上一代,他们或许不会继承他们父母的冷战思维那样的更深刻的假设。如果说中国的千禧一代和美国的千禧一代相比,他们很可能更重视进入App Store和其他那些更加现代的科技领域,而非地缘政治统治的野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世界现在或将来都不用担心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秩序。

作者: SalvatoreBabones

来源:华盛顿邮报

翻译:华语智库 龚翰

- END -

华 语 智 库

更 多 专 家 解 读 可 按 国 家 查 看 文 章

长 按 下 方 二 维 码 , 关 注 本 公 众 号

专家  |  深度  |  权威  |  原创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