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的道德帝做了件好事——让两国打仗100年!



作者 | 张嵚

来源 | 《百家讲坛》杂志


九寨沟地震牵动举国关心,一位多次塑造银幕硬汉的演员低调捐款100万,却有人冷冷地抛出“道德绑架”逻辑:你的电影票房高达几十亿,为什么不捐出一个亿?

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道德帝”立刻被网友骂得狗血淋头。历史告诉我们:对这种行为,生气是没必要的,唾弃是必须的,因为古代一些道德绑架的闹剧后果不只辣眼睛,最后悲摧陪绑的极有可能是国家民族的命运。

宋仁宗时代的高官郭劝,是公认的道德模范,眼里容不得沙子。早年宋仁宗想废皇后、立新后,刚露出点儿口风,立刻被郭劝穷追猛打,这事硬是被搅黄了。

后来宋仁宗想换几件洗澡用的浴器,郭劝立马上折子,骂得宋仁宗抹着眼泪把精美的浴器全砸光才作罢。

为何皇帝抹眼泪都没招,说到底还是郭劝太讲道德。只要他开骂,一丁点儿事都能上升到超高的道德高度,把皇帝骂得禽兽不如。为了不当禽兽,皇帝自然捏着鼻子也要认。

然而,“道德帝”郭劝在延州(今陕西延安)知州的重要岗位上,被一个大馅饼砸中了头。

时为宋朝藩属国的党项政权首领元昊,图谋反叛,其叔父山遇强烈反对,一怒之下降了郭劝。他把元昊的反叛阴谋和盘托出,并自告奋勇做急先锋去攻打元昊。

如果郭劝能够审时度势,利用山遇在党项的地位和影响力,顺势铲平反叛势力,他就能成为大功臣,此举对北宋的国防更是大大有利。

可是在这关键时刻,一向道德高尚的郭劝做出了一个“崇高”到荒唐的决定:把山遇捆成粽子给元昊送回去——利用人家的叔侄矛盾打人家,大宋怎么能这么不道德呢?

以郭劝一辈子标榜道德的表现看,他做这么个军事上堪称愚蠢、道德上可以贴金的表现倒是不奇怪。

而此“崇高”行为的后果也尽人皆知:不单山遇被元昊乱箭射死,整个党项政权的亲宋势力更被一股脑清洗掉,彻底没了掣肘的元昊大摇大摆地跟宋朝翻脸,称帝建立了西夏,持续百年的宋夏战争爆发。

开国即缺失幽云十六州的北宋,此后还要面临战乱不断的西部,真是雪上加霜。而这个天大的国防深坑,就是道德模范郭劝自以为是地挖下的。

到了南宋,与那些苟且偷安的奸臣相比,名相史浩看上去无比正面。

他出身贫寒,少年时就以孝敬长辈和友爱兄弟著称;后来受命担任储君、也就是后来的宋孝宗的老师,更是以渊博学识和一身正气将未来的天子教出了一派英武风采。

宋高宗退位后,史浩秉承宋孝宗的精神,亲自主持了岳飞的平反工作,把秦桧牢牢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如果这位名相能坚持做好文化教育宣传工作,他的人生必然会非常完美。可待地位扶摇直上后,史浩的道德牌打到了一个不该打的地方:宋金战场。

宋孝宗登基后,任命史浩为副宰相。彼时,南宋军民把南侵的金兵打得崩溃,陕西战场上更是出现了重大突破——名将吴麟率领的川军横扫三路,一路摁着金军痛打,眼看就要拿下关中平原。

这意味着长期偏安一隅的南宋即将拿下反攻中原的重大跳板,光复山河的曙光已然无比明亮。

可惜在这个关键时刻,史浩的“道德牌”呼啸而出,硬生生把这“曙光”摁了下去

他极力向宋孝宗建言,说咱们和金国有绍兴和议,反正陕西打下来咱们也守不住,不如放弃这个鸡肋一样的地方,以此消除金人的贪婪之心。

这一番道德高论说得宋孝宗情怀大发,正好史浩升任宰相,便让史浩写诏书送到了前线。

这感人的“情怀”结结实实地把前线坑坏了。有岳飞冤死的教训在前,“懂事”的吴麟哪敢抗命?他只能含恨撤退,数万将士浴血收复的国土就此断送。

更可怕的是,史浩讲道德,金军可不讲。史浩拍着胸脯保证金军不会再打,谁知金军转脸就恶狠狠地扑了上来,猝不及防的宋军伤亡惨重,负责殿后的三万将士几乎全军覆没

如此惨剧,直到前线名将愤然入宫力陈应当攻金的理由,宋孝宗才恍然大悟。名将痛斥道:史浩一直坚决认为应该向金国求和,就怕前线打了胜仗,他这个新宰相刚上任就没了用场。

之后,宋孝宗百感交集,留下四字令人泪奔的评语:“史浩误我!”可他再泪奔也晚了,南宋最好的收复河山的机会已经消失了。

后来元朝人编《宋史》时嘲笑史浩“不能相其君恢复之谋”,意思就是:空拿道德当招牌的人就是这么没用!

比史浩还恶劣的是严嵩,这个明朝奸相堪称古代“技术含量”十分高的道德帝。

在某权宦当道的正德年间,年富力强的严嵩硬是借着回家守孝的名义在家宅了数年,标榜绝不为奸佞卖命,在朝野大刷好感。成为阁老后,所谓“道德绑架”更是成了他屡战屡胜的利器

他与另一位名臣夏言争权时,面对行政水平高超、为明朝国防吏治累死累活的夏阁老,工作上喜欢甩锅的严嵩就把“道德铁链”呼啦啦甩出,揪住夏言的暴脾气不放,说夏言不尊重皇帝,属于道德有严重问题,终于把夏言整到含冤论死。

而此前半年,严嵩又陷害三边总制(明代西北边疆的军务要职),道貌岸然地说三边总制痛击鞑靼属于没事找事,给朝廷找麻烦还克扣军饷,然后害死了他。

在严嵩任阁老的数十年间,由于每次他甩出来的道德理由都是高大上,贴金效果极好,以至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好些年轻官员说起他都是交口称赞,认定这位其实坏事做绝的严阁老道德无比高尚,其中就包括年轻的张居正。

沧海横流,不单显英雄本色,有时也会暴露奸臣的丑恶嘴脸。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鞑靼骑兵肆虐京郊的“庚戌之变”终于让严嵩露出了真面目:拜严嵩害死那位三边总制所赐,没了天敌的鞑靼撒了欢,一个突袭杀到北京城下,数万百姓被杀被掳,京城几乎沦陷。

在如此兵临城下、朝廷惊恐万分的危急时刻,道德“模范”严阁老竟然吃喝睡全不误,面对群臣焦急的询问,他轻松一句话雷翻全场:“这只是一群恶贼,抢完了自然就会走,别管他们!”

严嵩遗臭后世,就是因为别管他找了多少道德借口,终究在其位不谋其政,只为私利而不为国为民负责。如此“道德帝”做派的每一次风光表现后,换来的永远是灾难。


有趣,有料,有深度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